5天翻倍的邦讯技术劣迹斑斑 牛年迄今已有3只股被立案调查

时间:2021-12-08        

  【5天翻倍的邦讯技术劣迹斑斑 牛年迄今已有3只股被立案调查】2月24日晚间,股价5天翻倍的邦讯技术收到深交所关注函。关注函要求公司再次核实战略投资者引入情况、控股股股东及实控人等是否存在减持计划等。25日,邦讯技术独家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:自查公告预计2月26日晚发布,目前公司流动资金紧张,部分业务停滞。(第一财经)

  基本面多项利空压顶,股价却逆市飙升的邦讯技术(300312.SZ)可谓是牛年首只“妖股”。

  2月24日晚间,股价5天翻倍的收到深交所关注函。关注函要求公司再次核实战略投资者引入情况、控股股东及实控人等是否存在减持计划等。25日,独家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:自查公告预计2月26日晚发布,目前公司流动资金紧张,部分业务停滞。

  数据显示,2月18日,股价处于历史低位的邦讯技术突然启动。18日~24日,邦讯技术累计大涨100.74%,问鼎两市涨幅第一。截至2月25日收盘,公司股价报5.39元,收跌0.92%,全天换手高达34.91%,振幅超21%。

  从消息面看,邦讯技术无任何利好可言,利空因素却是一堆。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庆文、戴芙蓉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已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。截至目前,该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。

  此外,邦讯技术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为负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、2020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。公司股票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。

 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,邦讯技术的货币资金只有2050万元,资产负债率为94.81%。公司及子公司50个银行账号被冻结,冻结账户余额合计730.94万元。

  深交所要求邦讯技术详细说明各类业务开展、新项目中标、应收账款回款、诉讼仲裁、账户冻结等情况。

  牛年开市以来,两市主要股指连续下挫,前期基金抱团股大幅回调。对比之下,邦讯技术的股价表现不可谓不妖。

  春节长假前,邦讯技术“跌跌不休”。2020年12月1日~2021年1月31日,公司股价累计下挫68%,2月9日盘中更是创出历史新低(2.63元/股),总市值蒸发超15亿元。

  牛年首个交易日(2月18日),画风突变。邦讯技术当日大涨超7%,随后录得三连板。2月18日~24日,邦讯技术股价5天翻倍,为两市涨幅最大个股。而同期的创业板指跌超13%;沪深300跌近5%。

  邦讯技术暴涨与游资爆炒不无关系。盘后数据显示,2月19日、22日、23日、24日,公司连续四个交易日上榜,上一次登上龙虎榜要追溯到2020年9月8日。

  数据显示,机构仅在上述四个交易日里出现过两次,分别为23日的第二大卖出席位、19日的第四大卖出席位。其余买卖前五大席位均被游资包揽。比如,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于19日买入367.33万元,位居买一席位;22日,该游资分别位居买三、卖三席位,当天净卖出161.05万元。如此操作的还有颇具实力的中泰证券花园石桥路营业部、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营业部等。

  “妖股”横行就怕股东高位减持。深交所要求公司自查控股股东、实控人、持股5%以上股东、董监高等说明未来3个月是否存在减持计划,是否存在操纵市场、违规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形。

  股价大涨的邦讯技术,基本面是“百孔千疮”,包括实控人因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、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、引入战投计划尚无进展等。回看公司的信披和内控管理历史,更是劣迹斑斑。

 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公告发现,2020年6月15日,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邦讯技术实际控制人张庆文、戴芙蓉立案调查,原因系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。

  截至最新公告日,张庆文、戴芙蓉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全部处于质押状态,分别持股8528.50万股、3507.59万股,分别占总股本26.65%、10.96%。

  记者还注意到,今年2月9日,北京证监局对邦讯技术出具的警示函显示,公司共计存在9项违规事项,包括2019年度对已决诉讼事项少计提营业外支出及费用合计197.79万元;2018年底预提207.4万元辞退福利费用的依据不充分,账务处理不准确;2019年少计提辞退福利等管理费用合计102.53万元;2019年收入成本核算不规范;对与张庆文、戴芙蓉的共同借款事项会计处理不准确等。

  不只如此,过去两年内,邦讯技术已经至少出现过两次违反信披规则的现象,且因此收到了深交所的监管函。

  2月22日,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显示,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17日判决邦讯技术归还天府借款本金及利息,并向天府支付罚息、违约金及律师费等相关费用,涉诉金额共计1.13亿元。这笔费用占公司会计差错更正前2018年末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的55.96%。而邦讯技术直至2020年10月19日才披露上述诉讼事项公告,时间相隔一年有余。

  此外,邦讯技术曾于2020年1月8日公告称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公司累计诉讼、仲裁事项(不含天府银行相关诉讼)涉案金额为9805.27万元,占公司2018年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的48.54%。又是逾一年后,公司才披露了上述诉讼事项的补充公告。

  定期报告显示,邦讯科技的主营业务包括系统集成、设备销售及代维服务,主要受三大运营商及中国铁塔的投资额及采购政策的直接影响。

  目前,邦讯科技已经到了无钱可用的地步。2020年半年报告中显示,邦讯技术由于流动资金紧张,员工工资发放困难,分、子公司员工大量离职,公司面临技术储备不足、产品研发滞后导致竞争力下降的风险。

 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,公司的货币资金为2050万元,短期借款、应付账款、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合计3.38亿元。

  实际上,2017年以来邦讯技术一分利润不曾赚过。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更是连亏5年。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,公司未分配利润为亏损6.72亿元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牛年开市以来,几乎每天都有上市公司的实控人或控股股东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  2月23日,*ST宜生(600978.SH)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宜华企业(集团)有限公司、实际控制人刘绍喜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《调查通知书》,主要因其涉嫌操纵证券市场,未按规定披露持股变动信息。

  2月22日晚间,*ST永林(000663.SZ)公告称,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《调查通知书》,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。

  此前,*ST新亿(600145.SH)于1月26日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,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。